2018年2月19日 星期一

厚工的燒餅




初三做燒餅。我只要拍照跟吃就可以了。
 
話說做燒餅的步驟比麵包的要繁瑣(我的照片已經省略了很多步驟),想一想做包子也是比麵包繁瑣,但為什麼外邊賣的西式麵包價格幾乎快要是中式麵點的兩倍呢?
 
以前在華光社區買燒餅一個大概只要15元,包子饅頭什麼的大概也是這個價錢。然後金山南路上有一家「不一樣饅頭」,那個饅頭又大又紮實,一個才20元。拿20元去麵包店,應該買不到一個麵包吧。
 
不曉得是中式麵點賣便宜了還是西式麵包賣貴了?我問這個問題一定會有人回答價格的決定不是因為成本,而是市場需求。但為什麼我們的生活總是要被市場決定呢?
 
我本來只是想po燒餅照而已。

(以下為老斌做燒餅的步驟)
 




















2018年2月18日 星期日

草莓媽媽會自己把臍帶剪斷嗎?



兩天躲到朋友家,沒有採草莓。昨天去採,有的被螞蟻吃,有的被鳥吃,不過還好採一採大概也有三十幾顆,覺得很爽(這樣就滿足囉?對。)
 
昨天分給朋友吃好幾顆,我們自己吃好幾顆,今天早餐還有一碗。我們說全部都要吃掉嗎?好像很奢侈。嗯,就是要這麼奢侈,我們也只能在這種不用花錢的事上奢侈,而且已經洗了。
 
草莓順利度過夏天後,我們沒太管它,沒特別幫它分株。我們讓草莓走莖自己長,自己爬,爬到某個點後它自己長根,等長得差不多壯之後再把結連的走莖剪斷。每次剪斷走莖時看著那些草莓,我就想你們的臍帶已經剪斷囉,以後要自立自強囉,不能再靠媽媽囉!不然你媽會被你們拖累。
 
本來在想自然界植物跟人類很像,很多都可以拿來比喻,草莓分株像分家,剪斷走莖就像讓小孩獨立自主。但後來想一想覺得不太對,分株和剪斷走莖這些事,都是人類做的,不是草莓自己做的。所以呢?草莓自己是不分家的,不會為了什麼要讓小孩獨立自主這種理由而弄斷輸送養分的臍帶。如果照草莓媽媽自己的意思(嗯她有自己的意思嗎?)臍帶連著就連著啊,不用特別剪斷;那到最後小孩生太多養不好養不活怎麼辦?沒有怎麼辦啊,就一起死掉就好了喔。
 
我們覺得如果不幫草莓分株那草莓媽媽的營養就會一直被分出去,最後草莓媽媽就不行了,所以我們應該要幫草莓媽媽一下;但其實根本不是在幫草莓媽媽,我們是在為了自己想要吃到又大又漂亮的草莓。
 
如果來做實驗,不要把走莖剪斷,不要讓它們分家,看看最後會怎麼樣,是不是會因為沒有分家結果大家都長不好?但最後我還是把走莖都剪斷了,因為我想吃又大又多汁的草莓。
 






2017年12月20日 星期三

年終收尾,百香香蕉果醬


(上圖為已經到達二子咖啡的百香香蕉果醬。二子咖啡提供)


百香香蕉是去年最令人驚喜的果醬組合,一般人很難想像「香蕉」成為果醬主角。如果嘗試將市面上香蕉拿去煮/烤軟之後吃看看,就會了解並不怎麼可口,不過做成香蕉蛋糕或是香蕉鬆餅又是另外一回事了(倒是熱帶地區或南美洲的主食「大蕉」都是烤來吃或是炸來吃當澱粉的)。

今年進入冬天後香蕉陸續成熟,自然栽種的香蕉生長緩慢熟成也緩慢(長了三年才吃到),果肉扎實Q彈,尤其果酸含量很高,吃起來酸酸甜甜口感清爽,跟傳統栽種香蕉吃進嘴裡就化開很不一樣。照片中香蕉因為色差關係看起來白白的,實際上果肉是黃澄澄的,切開斷面會看到半透明的果膠漂亮的閃耀,非常可口。

百香果很幸運地我們家旁邊有人種,然後爬到我們家這邊來,成熟掉下來就被我撿來用,這品種看起來像是滿天星百香果果肉很多,搭配朋友的田採到的幾棵酸橘(是橘子但也是自然長沒人顧,長得又小又酸),如此這般今年就又有百香香蕉果醬可以做。我稱這款果醬是熱帶女王風味,吃一口滿滿的都是香氣。

第一批只做了八罐,兩罐自己留,剩下的六罐都給了即將在台南跟大家見面的「二子咖啡」(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sleepzz/posts/316064295549959

之後還有香蕉會成熟,或許還可以再做一兩批幾十罐,因為數量很少就不特別設定取貨點方式,想要的朋友再請跟我說,大概一月會有第二批。

◆ 百香香蕉果醬:每罐250/220ml
(材料:香蕉、百香果、柑橘/檸檬汁、貳砂)










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

【自然醒】2017洛神蜜餞、果醬訂購

早上去巡田,洛神倒很多。還好沒有都倒。

今年的洛神本來長得很好啊,我們想著冬季應該可以有一些零用錢,然後就來了個低氣壓。本來以為沒有什麼威脅,竟然連下了三天的雨。

「根本比颱風還恐怖。」

這次的風雨走得又慢又大,像在表演一樣。昨天趁風雨的空檔出去晃晃,有些朋友的田都積水了,很慘。不知道該講什麼。我們家沒有種植雜糧類的作物,已經算很幸運。

風雨還沒停,只好在家做洛神訂單。雖然倒不少,但還是有得收。如果有喜歡洛神的朋友,還請多多支持。(PS.對洛神沒興趣的朋友,請不要為了支持而支持,食物買回去如果沒吃完放到壞掉......就太可惜了啊啊啊)

今年有洛神蜜餞喔。當然洛神果醬也有。知道有的朋友怕酸,我們會好好抓比例的。啊真的很怕酸的朋友,也可自行加糖。天氣冷沖成熱茶來喝也很好喔!

拜託風雨趕快停。
  
──老斌、廖瞇(2017/10/15)



本來很漂亮......



變成這樣.......還好還是有得收,還是要來賣蜜餞跟果醬.......



【洛神蜜餞】



● 售價:120元/約200g(罐)
● 洛神來源:鹿野老斌,自家留種第二代(自然農法)
● 果醬材料:新鮮洛神、貳砂
● 保存期限:冷藏約一個月 



【洛神果醬】



● 售價:180元/約250g(罐)
● 洛神來源:鹿野老斌,自家留種第二代(自然農法)
● 果醬材料:新鮮洛神、貳砂
● 保存期限:冷藏約兩個月 


【出貨方式】

1.為了保鮮不屯貨,並替大家節省運費,目前以預購且統一寄交至取貨點的方式銷售。
2.取貨點資訊請見「果醬取貨點」
3.除取貨點外,另外也可團購宅配。團購至少需10罐以上,免運費。
4.出貨前會先與訂購者聯繫。為保新鮮,請訂購者「務必」在一週內去取貨點領取並現場付款。
5.出貨以訂購先後順序為原則。
6.本季產品預定於11月上旬陸續出貨。
7.若有任何問題請以Email詢問,謝謝。

果醬訂購單



2017年10月10日 星期二

老斌鳳梨工作記錄(2017年下半)之三:目前管裡的鳳梨田區

鳳梨種下去,經過半年左右期間發根長新葉子,大抵可以稍微看出這一塊田區的鳳梨是否長得好,長得好就不用特別煩惱,只要定期除草讓陽光不要被遮蔽,颱風雨季期間注意排水情況,再等個一年鳳梨開花,接著兩個多月後左右套袋,再等一個半月就可以開始巡田採收成熟鳳梨。整體概念上來看並不難,但草要除得好很難(大部分作物都是如此)。

種下苗到採收一般來說是一年十個月左右(當年十月左右種,後年七八月收成),不過在不施肥情況下有很高比例會需要多一年生長,也因此會增加一年的除草成本與時間成本。但如果土地狀況良好,譬如休耕好幾年的地,或者雖不是休耕地但在照顧有加的情況下,也可以跟傳統農法一般在兩年後收成。以上是鳳梨長得好的情況下,當然長得好與否的標準還是因人而異(常路過的阿婆標準永遠是最高的)。

--白茅區1.7分地—

2014年9月接手慣行鳳梨田,2015到2016繼續收成老欉,並當作新手觀察土鳳梨的生長特性與管理能力,在2016夏季收完鳳梨後重新翻種,預計2018又可以開始採收。代號「白茅」是這塊地上最棘手的草種,目前只能盡力和平相處。


白茅區鳳梨田,株間間距比一般鳳梨田寬一半以上(窄行90cm寬行120cm),讓割草機可以方便進去割草,間距大,植株接受陽光較多。相同面積種植數量大概是慣行的一半。還有得考慮強烈颱風來的時候是否有可能倒伏,慣行的因為重得很密很密,要倒的話也是倒第一排而已。



--美珠區1.2分地—

2015年接手開始種鳳梨,是今年的主要產區,今年收成的效益很好果實都很大顆,大概由於之前是休耕的香蕉園,土壤保濕且植物很多地力不錯。代號「美珠」是地主的名字。




--咸豐區2分地—

2017年9月接手,之前是夏耘的義隆大哥在種,因為管理時間與體力上漸漸無法負荷,剛好我也還需要一塊地種鳳梨,於是義隆問我要不要接手就馬上答應。這塊鳳梨跟白茅區其實是同一個地主,中間被產業道路切開而已,現在就全部由我管理也比較方便。代號「咸豐」是因為這區鳳梨行間草種幾乎九成五是咸豐草。該田區的鳳梨株大小落差大,土壤較乾硬,需要花點時間改善土壤狀況,以及更新鳳梨株汰弱換壯。目標是放在明年植株夠強壯,加入後年生產的行列。


新接手的鳳梨田(咸豐區),除完草後土壤裸露。


以上加起來約5分地,加上還有最初耕種的半分菜園,已經紮紮實實到上限了,當然還是要有休息的時間。



我想我之所以能夠撐一個多月持續地除草除草扒草搬草覆蓋,都是因為我腦中不時傳來鳳梨的呼喚緣故,總覺得他們在竊竊私語說:我被草蓋住了葉子伸展不開,我曬不到太陽葉子長不好之類的。於是一大早都不用鬧鐘就自動起床,趕快去幫助他們排除障礙以免錯過成長的時機。

我想,大家不管是農夫或自己在家裡種盆栽種菜,灑種子或種苗的時候,都期望眼前的這作物能順利長大吧,用什麼方法讓作物長大也許不同,甚至靠運氣成分期待作物長大都有可能,至少出發點不會是:啊,就算長不出來也沒關係喔。那可真是進入禪的境界了啊。

能力所及之後如果失敗,那也就接受失敗沒什麼好抱怨,只能承認自己很多事做不好或做不來。不過大自然的微妙之處就是在於,有時候你覺得自己已經失敗了,卻又會看到一些作物不知怎地存活下來了,至少會讓你嚐到一些甜蜜果實,但如果沒有好好珍惜,甜蜜果實最後也會被老鼠咬去。


2017年10月9日 星期一

老斌鳳梨工作記錄(2017年下半)之二:鋪草

今年的鳳梨採收在八月下旬才結束,但其實在八月中時候,工作重心已轉移到另外一區明年要收成的鳳梨田,除了例行的除草外,今年還多了一項重要的工作:鳳梨行間覆蓋乾草。

從8/15開始一連串鳳梨田除草,接著去割要覆蓋的草,等待草乾燥期間再去除另外兩區鳳梨田的草,接著開始載草鋪草的工作,每天工作完身體都癢得要命,另外扒草時候又熱又流汗又癢一天完成兩三趟已經快不行,之後還要將乾草扒至逐行株間。總算在9/16完成兩區的覆蓋後,另一區草又長出來又繼續割草幾天,直到前天9/23才完成。中間或有休息或有其他工作交替,不過整個還真是一場硬仗。

鳳梨行間全面鋪草的原因有幾個,最主要是鳳梨長得不夠好,長不好的原因有多個綜合因素──當初種苗是否健壯,土壤是否健康,除草是否得當等等,還有其他天氣因素。而鋪草帶來的優點很多,首先可以覆蓋土壤達到防曬保溫保濕、避免雨水沖刷地表、慢慢分解成為肥料供給、抑制一段時間的雜草,當然最重要的是簡單又天然,不過獲得草的來源也需要挑選。

覆蓋首選當然是禾本科草類,體型大容積多纖維較長較粗分解較慢可以擋住陽光給予地表緩衝,具有保護與保濕作用,微生物也能在下面生長,甚至加入真菌類的活動。但要注意不能覆蓋某些草,有幾種草蓋了之後會變成災難不可收拾,像是象草那種,就算曬乾後一旦接觸到土壤,乾掉的莖節部分還是有可能發根,之後就慘了。

由於附近王龍大哥剛好有一大片種有枇杷、苦茶、樹苗的農園長了很多草包含大型禾本科,長滿滿需要請人砍草,於是我跟王大哥交換,我幫他除草然後草曬乾後讓我搬去鳳梨田,這交換聽起很划算,最後我除了2分地左右的大型牧草去覆蓋一區1.7分地的鳳梨田,數量幾乎剛好。



王龍大哥的枇杷農園,砍完草乾燥三天後的樣子。




借貨車來搬草比較方便,不過要把草弄上車也是很累,必須上去踩一踩壓實後再繼續往上堆,不然車子一開草會滑下來喔。



先準備鋪白茅區的鳳梨田,堆置小山高的草一天就被扒完了。



鋪草作業。



一行一行全面鋪草,也是要有耐心。



還沒覆蓋的時候,周圍的短短的乾草是原本除草留下的少量覆蓋。



覆蓋完後的狀態,像是蓋了一層草被。



還沒鋪草全景(白茅區)



鋪好草全景(白茅區)


之後接手的另一區鳳梨田除完草後發現更需要鋪草,於是又要去砍草來覆蓋,結果王大哥已經請人將剩下的草都砍好了(還有七八分地未砍),我只好厚臉皮去撿現成的乾草,就這樣將另一塊2分地的鳳梨田也蓋好了乾草。



9/16終於覆蓋完咸豐區鳳梨田。因為窄行太難鋪草,只能先將寬行鋪完。



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

老斌鳳梨工作記錄(2017年下半)之一:除草有四難

草除得好開心沒煩惱,除不好只好去了了。由於我並沒有使用塑膠布抑制雜草,除草的工作比起傳統鳳梨田會增加一倍時間。

第一難:除草要有耐心

要把草從作物間拔除或砍短,常常會不小心砍到作物。普遍是用割草機增加效率,有些位置太靠近作物只能人工移除。很多新手加入的農夫最頭痛的莫過於除不完的草,草追過作物的高度之後全面失控,最後總是歉收收場。

第二難:有些草除不了/完

某些草種根本就超難對付或是無法對付,只能盡量控制不要失控,像是有一區長了禾本科的白茅草,他的莖都在地底下三四十公分蔓延,就算手動去拉盡量拉出根莖,還是有好多留在地下,日後繼續冒新的草出來,而且無法控制生長區域。除了地下莖生長,跟其他禾本科一樣,也是會開花結籽到處飛揚。許多大型禾本科草類也是難以去除,但就跟許多頑疾一樣,早期發現早期移除都還算能輕易對付,但是白茅就算早期發現也只能暗自哀嘆。

另外大花咸豐草砍了又生、拔完還是生,就算沒有開花結籽前就砍光,但種子在土壤中的數量根本嚇死人,鬼針草種子也可黏在鳥類身上到處飛。

第三難:土壤可能裸露

通常會就能力所及將草除短或是連根拔起,可以間隔長一點時間再除草,不過這可能會讓土壤裸露。土壤裸露壞處很多,直接日曬土表乾燥微生物死光土會越來越硬,遇下大雨直接沖刷,將土往下壓實整個更是硬梆梆,之後就不太透氣也不太透水,這時候作物的根系要拓展就很困難,土壤中也缺少微生物系統,地力變得非常不利。因此除完草後如果原本的草乾掉後不足以覆蓋土表,就會有裸露的問題。

第四難:草種單一化

有時除草很認真,卻也有可能造成草種單一化的現象,尤其用全面拔除方式,或是用牛筋繩打得很乾淨打到剩表土。有些草長很快有些很慢,除非是能靠殘存的根莖繼續發芽存活,在還沒開花、長好種子之前,被砍掉後就沒有下一代了。剩下其他草種繼續長出來,草相也就越單調,缺乏各種根系在土壤中蔓延,土壤沒有微生物與活力,自然也就沒有多元的地力產生。

最常見的單一化就是大花咸豐草,比其他草的生長循環快種子多又容易黏在各種東西上移動,殘存根莖也都可以再生長,土很乾很硬也會長,根本在火星都可能生存,屬於死硬派的最強存活率植物。有時候咸豐草一直長看似土壤條件不錯,但是砍完草過幾天曬太陽後,咸豐草很快就裂解脆化消失了。但因為咸豐草長得比其他草快,一下子又佔領了地面領空,擠壓其他植物生長的空間。

所以當田間只剩咸豐草可以除的時候,就要考慮如何增加草的多元性,以免失衡,譬如只除咸豐草留下其他草種,但這需要很多時間與力氣。



 
廖瞇沒拍除草的照片,只好放migu監工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