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12日 星期四

2018鳳梨報告



最近有四位朋友問說什麼時候有鳳梨吃,大概最近西部鳳梨開始熟了市場上比較多鳳梨,不過東部大概也要五、六月以後,而且我的全部都是土鳳梨通常要等到七月。

今年還沒去數開花數量之前,總覺得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吧,三塊鳳梨田五分地左右面積,算算大概有八千多株鳳梨(有的種很寬),如果只有三成開花率,好歹也有2500顆鳳梨可以收,比起去年只收了1200顆好多了吧(而且去年是兩分地大概2500株而已)。

於是我今天早上去把他們都數一數,用個簡單易懂的鳳梨平面圖每行數完就填寫數量加總起來,一來看看哪一行或哪一區塊的生長差別,或是來年生長數再來參考看看。
 
邊數心裡邊七上八下,尤其來到最後一區的白茅區,數了一半左右心臟拚蹦跳,那ㄟ安捏,好像只有開一成,就是那種樂透對獎每一行都只對到一個數字那樣,了不起兩個,有的甚至沒中。再數完另一半,稍微爭氣一點把兩邊的平均拉回來一些,在兩千五百株裡面開了494顆,逼近兩成。

總計1143(4000株)+494(2500株)+273(1500株)= 1910(8000株)

這是今年的數字,不過今年的鳳梨不若去年那樣健美,去年收益比達到1顆鳳梨1.5斤,今年完全不敢期待太多,小果如果能達到一斤的話我就很開心了。看來得繼續撙節開支,今年的收入大概會跟天氣一樣嚴峻。

另外由於去年用來管理出貨的FB帳號被不肖人士檢舉不是人名後不能再用了,所以之後以FB社團的方式來管理訂貨出貨以及各種販賣消息,到時再請大家多多留意,謝謝各位自然醒鳳梨之友。

──老斌





2018年4月3日 星期二

今年唯一一批的蘿蔔

話說去年冬天開始蘿蔔就種的零零落落要死不活,主要是冬天很乾水圳又整修,然後菜園田土很久沒翻動也沒有覆蓋死硬一塊,不管灑什麼種子下去,遇到下雨可能會發芽但過不久就長不大或乾死了。

最後的最後,在我剛種完鳳梨不久後替他們手工除草,大概在進行了兩次差別式除草(*備註)後,覺得行間土還算鬆軟,靈感一來我把手邊還剩的一些梅花與大梅花種子條播在鳳梨行間,大概播了五行其實也不多,然後就不管了。

之後我又去除草,年初冬末時雨下的很好,發現發芽的還不錯,慢慢的也有長高長葉子,心想挖賽該不會這樣就有的收吧!既沒有培土也沒有澆水,就靠著他與滿滿的其他雜草一起長大,由於有些蘿蔔們長得很密我都想說要不要疏苗,但抱持著什麼也不要特別管情況下就沒去做了,反正沒做也就不會後悔,實驗也是要耐得住性子。

距離播種大約已經一百天了,最近幾天越來越熱,蘿蔔逐漸在開花等於是說一定要採收不能再等到更大了,加上我又要在鳳梨田除草,又要採桑椹做果醬,事情不少。今天早上,我突然想到去把全部都收一收吧,以免盛開的花朵徒留讚嘆,然後就去鳳梨田挖寶,沒想到也挖了滿滿一籃,甚是慶幸。

如此這般,終於稍稍體會到某種自然與不自然的界線。我的意思是說,像白蘿蔔的生長型態(或是馴化),已經一定要非常鬆軟的土才能好好生存長大,也就是說,那田土如果剛好不是很鬆軟,沒有用耕耘機翻土,想要種好一整片蘿蔔就是緣木求魚,要用什麼非常自然的方式外加細心呵護都是笑話。

不過有另一種可能,就是種在河邊,但你也知道台灣的河道不管怎樣都要水泥化才是美,然後送人家的好彩頭都是塑膠做的。

*備註一
差別式除草,只除我討厭的幾種草:咸豐草、紫花霍香薊、土香跟禾本科。剩下的龍葵、昭和草、米菜、野莧等等除非長在鳳梨根部那一圈,或是太高遮到陽光就砍短一點。

──老斌





2018年3月29日 星期四

2018 金桑果醬


今年的桑椹果醬來了,還增添了金桔,多了一味。我自己是超愛的,有一種酸甜爽口的香氣。今天早上搭配蒂頭做的吐司,媽的咧超好吃!
 
不過由於數量不多,所以這次就不做表單了,想要的人請留言或私訊。
 
以下是今年「金桔桑椹果醬」的說明(老斌寫的)──
 
簡稱金桑醬,今年採桑椹的地方是王龍大哥的「日卡地農莊」還有附近楊爸楊媽的「筠景山莊」,之前採收夏耘農莊的桑椹今年他們要自用。
 
今年採收數量上會少一些,所以果醬產出大概三、四十來罐,倒是王大哥家的桑椹旁邊有棵金桔結了不少,被我採回來一起做果醬,滋味很好也很搭,比起往年的純桑椹果醬多了一味。由於數量少,視訂購的人地理位置來決定是否單獨寄或是取貨點取貨,會再一一通知確認。
 
◆ 金桑醬:每罐250元 / 220ml
◆ 材料:桑椹、金桔、國產二砂
◆ 開封後需冷藏,保存期限約兩個月




2018年3月4日 星期日

飲食習慣記錄(2018年1-2月)

有次吃飯的時候,我們聊到我們家到底是米食吃得多?還是麵食吃得多?想一想應該是麵食,因為早餐多半都吃麵包,而午餐和晚餐感覺則是米食麵食各半。不過,到底實際的比例是怎麼樣卻不知道,所以從今年一月開始,開始了我們家的飲食習慣記錄。

記錄方式是這樣的,早午晚三餐分開記,主要記錄是麵食還是米食。本來還有記錄中式還是西式,可是太複雜了,最後作罷。以下是今年一月和二月的記錄──





【一月】31天,共93餐

◆ 麵食:54餐(麵包、貝果、司康、蘿蔔絲餅、乾麵、湯麵、意大利麵、水餃、煎餃)
◆ 米食:33餐(米飯、粽子、炒飯、稀飯、飯捲)
◆ 外食另計,共6餐。其中5次麵食,1次炸物
◆ 早餐咖啡19次,茶8次
◆ 雞排次數:0





【二月】28天,共84餐

◆ 麵食:46餐(麵包、貝果、司康、燒餅、酥餅、、乾麵、湯麵、意大利麵、水餃、煎餃)
◆ 米食:35餐(米飯、粽子、蘿蔔糕、炒飯、稀飯、油飯、滷肉飯)
◆ 外食另計,共3餐,都是麵食。
◆ 早餐咖啡20次,茶5次
◆ 雞排次數:3


--備註--

1. 看起來茶喝得比咖啡少少。但其實記錄只有早餐,而茶多半是傍晚喝,但傍晚沒有記錄(因為傍晚不算在三餐內)
2. 麵食比米食多,可能是變化多選擇也多。而且早餐弄麵包來吃很方便呀!
3. 在臺東外食幾乎都是麵食,可能是截至目前為止,我們喜歡吃的店家都是麵食(某日式家庭料理例外,但一二月我們都還沒去吃)


2018年3月3日 星期六

小的還是大的好吃?





前兩天在後院發現一顆超級無敵大草莓(對我們來說是超級無敵大),就一直小心呵護,很怕它被螞蟻被鳥吃。今天早上採來,很幸運的完美無缺。把它跟另一顆小草莓擺一起當比例尺,媽的至少四倍大。
 
然後我們剖半,一人一半。先吃小的,再吃大的。小的吃兩口,大的吃五口。我們吃很小口,很慢。
 
吃完後我們對望。
 
「小的比較好吃耶!」
「比較酸也比較甜......」
「就是滋味比較濃縮......」
「大的水份比較多......」
「不過大的比較香......」
 
嗯,小草莓比大草莓好吃。但是,大草莓真的是太美了.......
 
其實土鳳梨小的多半也好吃,但太小就很難出貨。還好草莓只是自己吃,沒有這種兩難。


2018年2月19日 星期一

厚工的燒餅




初三做燒餅。我只要拍照跟吃就可以了。
 
話說做燒餅的步驟比麵包的要繁瑣(我的照片已經省略了很多步驟),想一想做包子也是比麵包繁瑣,但為什麼外邊賣的西式麵包價格幾乎快要是中式麵點的兩倍呢?
 
以前在華光社區買燒餅一個大概只要15元,包子饅頭什麼的大概也是這個價錢。然後金山南路上有一家「不一樣饅頭」,那個饅頭又大又紮實,一個才20元。拿20元去麵包店,應該買不到一個麵包吧。
 
不曉得是中式麵點賣便宜了還是西式麵包賣貴了?我問這個問題一定會有人回答價格的決定不是因為成本,而是市場需求。但為什麼我們的生活總是要被市場決定呢?
 
我本來只是想po燒餅照而已。

(以下為老斌做燒餅的步驟)
 




















2018年2月18日 星期日

草莓媽媽會自己把臍帶剪斷嗎?



兩天躲到朋友家,沒有採草莓。昨天去採,有的被螞蟻吃,有的被鳥吃,不過還好採一採大概也有三十幾顆,覺得很爽(這樣就滿足囉?對。)
 
昨天分給朋友吃好幾顆,我們自己吃好幾顆,今天早餐還有一碗。我們說全部都要吃掉嗎?好像很奢侈。嗯,就是要這麼奢侈,我們也只能在這種不用花錢的事上奢侈,而且已經洗了。
 
草莓順利度過夏天後,我們沒太管它,沒特別幫它分株。我們讓草莓走莖自己長,自己爬,爬到某個點後它自己長根,等長得差不多壯之後再把結連的走莖剪斷。每次剪斷走莖時看著那些草莓,我就想你們的臍帶已經剪斷囉,以後要自立自強囉,不能再靠媽媽囉!不然你媽會被你們拖累。
 
本來在想自然界植物跟人類很像,很多都可以拿來比喻,草莓分株像分家,剪斷走莖就像讓小孩獨立自主。但後來想一想覺得不太對,分株和剪斷走莖這些事,都是人類做的,不是草莓自己做的。所以呢?草莓自己是不分家的,不會為了什麼要讓小孩獨立自主這種理由而弄斷輸送養分的臍帶。如果照草莓媽媽自己的意思(嗯她有自己的意思嗎?)臍帶連著就連著啊,不用特別剪斷;那到最後小孩生太多養不好養不活怎麼辦?沒有怎麼辦啊,就一起死掉就好了喔。
 
我們覺得如果不幫草莓分株那草莓媽媽的營養就會一直被分出去,最後草莓媽媽就不行了,所以我們應該要幫草莓媽媽一下;但其實根本不是在幫草莓媽媽,我們是在為了自己想要吃到又大又漂亮的草莓。
 
如果來做實驗,不要把走莖剪斷,不要讓它們分家,看看最後會怎麼樣,是不是會因為沒有分家結果大家都長不好?但最後我還是把走莖都剪斷了,因為我想吃又大又多汁的草莓。